不大,也许正是温哥华的魅力所在:既有国际都市的风范,又不失生活的便利性。走在温哥华的街道,建筑仿佛是 长在繁花似锦花园里的植物,让人感觉离自然特别近。登上格罗斯山,远眺雪山和群岛点缀的海湾,有着超凡脱俗 的温馨,冷竣挺拔的松树又赋予了它可靠的依托感。

  
到温哥华的头三天,淅淅沥沥的细雨一直断断续续地下。雨水让温哥华变得温情脉脉,斯坦利公园的玫瑰会因沾满 水珠而更显得热烈。风刮跑了我的帽子,像一枚被抛在海滩上的贝壳。有人停下自行车,替我拣了回来。中国人 ?他说的是汉语,长着和我一样的黄皮肤、黑眼睛。我戴上帽子,谢过他。他叫安,是移民到此的香港人。你 应该先好好吃一顿,温哥华的细雨能冲洗掉一切。接下来的几天,都由安带着我领略温哥华的美食 盛宴。

  
从农场到餐桌



  
温哥华的食物似乎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有着天然的浓郁味道,无论蔬菜还是肉类,都有着食物最原本的味道,地 道的有机绿色食材,是一种舌尖上的田园风光,带给食客无比愉悦的幸福感。

  
离开温哥华的前一天,安执意带我到格兰维尔岛(Granville Island),岛上的Edible Canada(餐厅名)无人不晓。这里没有一成不变的菜单,每天的菜式都根据不同季节与时令发生变化。菜单 上的食物,在别的餐厅也许都不可能出现,比如兔肉、驯鹿肉。点菜时,你从菜单上就能感受到季节的变化,唯一 不变的只有新鲜和原汁原味这里以加拿大料理著称。

  
同样属于西餐,与法国菜与意大利菜比起来,这里的加拿大料理多了几分粗犷:我们点的砂锅兔肉,被摆在一 块木板上端了上来,兔肉来自Fraser Canyon(弗雷泽谷),用的是金枪鱼的做法,口感变得非常细腻,配上温热的面包和微酸的蔬菜,让味蕾瞬 间便活跃起来。


那一瞬间,我深刻地体会到了一种感受:心花怒放。这种粗犷还体现在,每一盘菜的分量都不算小,绝对不是硕大 的盘子只有中间一小块的那种精致路线。但所有西餐都有一点共同之处,那就是在你看到实物之前,无从想象它到 底会是什么样子。在食物的搭配与摆盘方面,厨师们有着天才般的创造力。


安家的农场只有十几英亩,在一个河谷地带。他们使用机械化操作,但保持着传统的农耕方式,不用化肥和农药, 很有尊重自然、追求天人合一的味道。晚餐的食物全部来自农场里的出产:刚摘下的蔬菜、自家做的奶酪、牛肉不 用加工,直接用生鸡蛋拌上去就很新鲜这是一顿由农场直接到餐桌的丰盛晚餐。直到现在,我的记忆里还停留 着那个下午的农场气息。

  
正是坚守这种对适合农作物本性的耕作方式,成就了当地物产的本色品质和天然味道。安说,这样的劳作其实很辛 苦,几乎每天都要早起晚睡,披星戴月。不过作为回报,他们身体强健,心情舒缓,邻里之间相互照应,大家都是 简单快乐的劳动者,和田野里生长的牛羊庄稼一样自然。等到丰收季节,有太阳的日子,人们便会在田野里摆上长 桌,用一场盛宴一起庆祝美好的时光当然,所有食物依旧来自自家的农场。


来源:温房网